川の流れのように

昨天晚上一边看春晚一边看书,突然发现我一直把struts看成structs了。想想去年6月刚到海外组的时候,经常在组里瞥到一本讲struts的书的,我还以为讲c/c++里那个结构体,呵呵,time flies.
刚刚在校内看到一个转发状态说,转眼间,明年又是奥运会了……初看确实让我们这些08级心里为之一震,但细想想,其实这也只是一种心理上的焦虑罢了。2011年的年初到2012年的8月份也还是几乎有个两年的时间的。我想,等到12年的奥运会的时候,我可能也就已经在某个写字楼里正式工作了吧。
由此我想到了我初中时代用过的几个网名之一–2012。当时2012世界末日论在还是一个小众话题,我还很热衷于去搜集一些支持这种末日论的依据。其中一个论据是,某个从未来穿越过来的人已经成功预测了印度洋海啸,他还预测说08年将不会有奥运会,2012年有大灾难等等。而我还就真的巴望着北京奥运会由于某种原因办不成,以佐证这2012末日论了。估计“唯恐天下不乱”说的就是我这类人吧哈哈。
08年可能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一个心理上的分水岭吧,起码对于我来说是这样。其一是因为那一年奥运会确实办成了,这样一来我的末日论少了一个有力的论据。其二是我那一泡x的高考。如果从来就没有过希望,就不会有失望。当然了,高三进行到一半进入实验班后奇差无比的状态让我明白这已经是一个小概率事件。这些年来,我一直躲着有关高考的新闻。前些阵子奶茶mm保送的新闻在网上沸沸扬扬,我却一看到这样的页面就立即关掉,没办法,人性中的“羡慕嫉妒恨”在我身上也算是体现到了一定境界了吧。
嗯?完全不知所云。

 

8 Response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