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严的劳动

翻到两年前的一篇博客 川の流れのように ,里面写着:“我想,等到12年的奥运会的时候,我可能也就已经在某个写字楼里正式工作了吧”。现在看来,“奎科”那破地方叫他写字楼真是抬举了它。在大公司里你总会发现那么几个苦逼的团队,用一流的人做些不入流的产品。不入流也就算了,要是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做的东西,起码我是无法忍受的。

自从某度跟360刚起正面,我们内核组每周例行的星际之夜也泡汤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一直都挺反感百度这公司。当百度和360杠上时,我心里那个理性小人虽明知这是两条疯狗互咬,但下意识里那个感性的小人却隐隐的站在了百度的立场上。大言不惭的说,当方周子这2货开始黑360,我潜意识里居然还在叫好。倒底是屁股决定脑袋,这让我发自内心地鄙视自己。好在恰逢李BOSS开始大谈“狼性”,要淘汰小资,我便觉得这个时候索性一辞才看起来仿佛更二更符合我的性格点。

有人问我是不是创业了,我总觉得这实在太对不起创业者和创业这个字眼了。我只是想把前两年在大学里一些未了的心愿先行终结罢了,说是上个大五还差不多。如果在实现这些未了心愿的同时,顺带着不至于饿死,那就更是幸甚。实事求是的说,我的大学基本上没什么个人时间,团队里的事情仿佛永远也处理不完。我已经记不清我有多少次跟谁谁谁说过我想做出个某某某,但是最后连个demo都没见着,这着实另人沮丧。我曾经以为经济独立和获得相对体面的收入会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但是实际经历了之后发现也不过尔尔。收到每个月底工资到帐短信的心情,与三年前在海外组时收到一个几百刀小项目的成功邮件时的欣喜相比又有多大区别?高富帅们自有高富帅的活法,我一介穷屌丝也自有穷屌丝的滋味。当不断有用户专门发邮件来说挺喜欢我做的这个小App,并鼓励我前进时,个中的滋味实在无以言表。虽然这样说99%是由于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但现阶段而言,赚钱的多少对幸福感的影响,对我来说真的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当然,这逃脱不了当前双亲身体无恙、我也没有什么其它牵挂这个语境。《人生》里高玉德老汉说:“天下光棍没忧愁!一个人饱了全家都饱了”,这话不假,嘿嘿。

生计所迫,各种各样的委屈求全很多是无可厚非的。但偶尔浪漫主义一回,也的确是很有意思的。当然了,不论做什么,蜜月期总归是有意思的,好在我尚未把这样的生活过得腻味而渐生厌烦。也可能是我还没有机会直面到生活最残酷的那一面,觉得什么都挺有意思的,哈哈。

那就尽情来蹂躏我吧。

14 Responses

    1. 对啊 以至于我们可爱的开发者 都不来微博玩了 (っ╥╯﹏╰╥c)可年的开发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