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时辰的错

二哥

两年前,正当二哥打黑赢得一片赞誉时,我就看到博讯上大量的文章说二哥这是在玩火,十八大前铁定要遭。我心想这些低端黑也不会选目标了,别逮着个东西就喷啊,打个黑还惹着谁了?谁知道两年后,眼看着谣言一步步变成人民日报的头条,连黄都“坚决拥护中央的正确决定了”,我才深感自己的政治敏感性之弱。还用看什么好莱坞大片呢?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教主

2010年的时候,我甚至觉得总决赛老是李双录,都有点腻味了。现在虽然个人联赛的李双录是很难看到了,但起码还有SPL上两个电信巨子之间的较量可供观瞻。总决赛上教主的两败,实在是有点出乎意料。不过这倒也不算太坏,起码还可以让刚刚开始的OSL找到点王子复仇的意味,不然说不定还真的就“教主毁灭星际”了。

减肥

“一个连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住的人,你还能指望他做成什么事呢?”真是霸气的一句话,但是要是没个刺激,恐怕也只能“呵呵呵”了。我常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通过暴饮暴食居然可以减缓压力,就不能是通过不吃不喝么?虽说还没有成型,但一坐下来就能眼看到的肚皮上的几道褶儿,还真是让人沮丧。人最怕的一种情况,是成为自己先前所讨厌成为的那种人,我再怎么说也不能长个啤酒肚出来吧?2个月,目测减了6公斤多,还得再多刚巴爹~

F/Z

4月,F/Z和生活大爆炸终于又开始出新了。这样一来,至少还可以让周末的晚上多个盼头。不过真是不明白,要是说上个豆瓣比上个猫扑多出点优越感也就算了,连上个弹幕站,a站和b站的人都能互相鄙视,不是说好的天下漫友是一家么?反正我两个站都看,鄙视也鄙视不到我这儿。不过不得不说,A站最近的种种神字幕确实太亮了。

团庆

记得根叔说过,咱团队一个显著的成功点,是那些出站多年的老队员和团队之间仍然保持着强大的凝聚力。月底的团庆应该能见到很多老面孔吧,只是那个时候我估计又要在后台忙DJ了 T_T 。毕业后就得去团队北京站报到了,不知道北京站好不好玩欸~

大富翁4

前天国敏找到我来做个利用大富翁4作素材的颁奖视频,又勾起了不少的回忆。今天还捣鼓了一下午,但还是始终没法让这个老游戏在我的Windows 7 Ultimate上正常运行起来。那个时候谁要是有土地公公附身了,大家赶紧拿飞弹炸他,炸完了还在医院门口再放个炸弹什么的。哈哈,这么一想,我的童年还算圆满嘛~

咖啡厅

自从联创上次在90后咖啡厅里组织了那个跟蔡大神的交流后,我就觉得这地方挺不错了,找个星期天来泡一天应该会很爽。没想到今天一去,满屋的人却瞬间把我吓尿了。恁它再文艺的环境,这么多人挤在里面也终归觉得不如自己狗窝般的寝室吧?这无法不让我联想到实验室和公司里的办公环境,这种格子间的房间真的适合码畜写程序吗?怪不得大家都想往有单间办公室的位置上爬呢。

嗯嗯,都是时臣的错~

2 Response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