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いろいろ

12月的时候在团队内部也交了不少总结了,但“总是觉得没有必要对一个向你强行下达任务的人掏心掏肺”。人有时候会陷入一种孤影自怜的怀旧情结里越陷越深,我也越来越反感这种情结的泛滥。但是,写写总结或是回顾还是挺有必要、也挺有意思的。至少很多年以后当你坐在某个写字楼里百无聊赖时,翻看起以前的东西,还能调剂一下空气。作为我们中国人来讲,可能要到春节寒假放完才算得上是新的一年真正的开始吧,现在写篇迟到的总结应该为时未晚。

2011年的总结,其实也就是整个大学生活的最后一次总结了。再远一点,也可以作为对整个6+3+3+4的学生生活的最后一次总结。这么说其实挺无聊的,因为大四这个名词就注定了我们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经历许多个人生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在东九课堂里上课、最后一次暑假、最后一次寝室三国杀面杀等。“最后一次”多了,也就不那么值钱了。

那么,就先从2011说开去吧。设立这个小破独立博客是我2011年做的头一件事。我大概是从高二开始写博客的, 当时还是在blogcn博客中国上。我曾天真的以为,带个“中国”的名词应该还算比较靠谱吧,至少不会突然倒掉。所以对日志也就没怎么做备份。结果,就是没有结果了。这档子破事儿至今还被评为中国10大风投失败案例,我有幸做了一回亲历者。在这之后我又转战了百度、CSDN等博客平台,但不是广告过多,就是河蟹太猛,始终不如意。直到某日想出了ThankCreate这么个蛋疼的网名,终于狠下决心掏出200大洋买下了域名和主机。我觉得写博客还是挺有必要的,心情类的文字可以对着自己倾诉一下心情,技术类的博客可以整理自己的零碎知识,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到一些圈内人。记得高中写博客时老喜欢拉熟人来踩,现在则都释然了。维系一片清净的土壤,慢慢耕耘心灵与收获。关心你的人,即使不做刻意宣传,他们也自然会将你的rss订阅。何必连写点文字都要弄得这么聒噪呢?至于要不要弄个独立空间,就仁者见仁了。但是我始终不明白的一点是,新浪博客那么丑的界面、那么多的广告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在用。

从进华科起,我就心想着永远不会留恋这个地方。但是,如果说对Dian团队没有一点留恋的话,那是十足的假话。Dian是我生命中的贵人,但是它的缺点同样致命。这方面我不想细讲,只从我的evernote摘抄中举个例子:一帮德国兵,被苏军包围在波兰。战必败,降有损尊严,都在日记本上向上帝倾诉——想逃。两个士兵付诸行动,被抓回,其他士兵对他们极其仇视,体罚,各种虐待。后,全部被苏军俘虏,缴获了所有日记。学者们很奇怪:每个人的自由意志,与最后的集体意志完全相反。今年从基金部副部到大部制合并后的技术部部长,在队委会的这一段历程里,我得到了极大的收获,但老实说大部分时间里我并不快乐,更多的只是一种责任心的自我强迫罢了。再怎么不高兴去做行政性的事务,也有团队的200万经费在那儿看着你。某段时间读到瞿秋白就义前写的《多余的话》,感觉像极了现在的我。像2010年7月的海外组那样的项目生活,估计以后再也难有了。就像DC老师的一条微博说的一样,“现在只有每周六深夜守望着F/Z 更新的时候,才能感觉自己还活着”。尽管年12月、1月时那么忙,我也不想在实验室包夜。11点钟能回到寝室,躺床上看点动漫,便成了每天唯一的期盼。

当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我觉得我的人生就是一条路:考黄高->考到好大学->读研究生->读博士生->……但是这条路马上就要到头了。软件行业从某种方面来看真是一个好方向。其一,它不需要入党;其二,它是最不需要高学历作为敲门砖的行业之一;更重要的是我本身就挺喜欢它的。我觉得在Dian团队的生活,实际上和研究生也差不了太多了。几次到深圳去出差,甲方老有人问我研几的。百度年会时,从外地邀请了50名应届生去参加,各路人总共在一起吃了三顿饭,每顿饭局的人员也都不一样,但是总是在自我介绍之后发现除我之外几乎不是硕就是博(^_^很是小自恋了一把)。我又是一个很喜欢追求环境的变化所带来的新鲜感的人,如果再让我读几年研我肯定得无聊死,所以最终还是放弃了保研。回过头来看看我这一路走来,除了考黄高算是圆满完成,其它都隔儿屁了。就像《那些年》里沈佳宜说的那样,我只会念书,但最后高考时还是考不好。高三上的时候还进过年级前十,到了下学期却连坐进了第一试场都要庆幸一下了。我曾一度以为这是在给高考攒人品,但现在发现这只是高考大崩盘的前兆。最后的结果离我想象中的“好大学”实在有点差距,但在华科里结识了Dian团队、刘玉老师,这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嗯,休息了一天,继续写。

读了这么多年的书,我感觉我在学习上算是一个特“乖”的人,说白了就是保守。在整个大一到大二上的时间里,我曾经给自己定下一个原则:非特殊原因绝不翘课、抄作业。当时还感觉自己特崇高,现在觉得真是sb。虽然我除了考试周几乎不上自习,但我仍然觉得在大一和大二上这个期间,投入了这么多时间在那些废柴课程上是我大学里最后悔的一件事。但是后悔归后悔,以我保守的心态,恐怕重来一万次也是相同的结果。加入Dian、种子班后,学习的方式有了质的变化。我常想,高中时的那个我,如果知道大三时的我居然能在几个月里平均每晚只睡4个小时,会不会对未来感到绝望?哈哈。

总的来说,一路走来,除了高考,我觉得我还是挺幸运的。这主要体现在每一个新的环境中,我的第一次考试成绩还都算不错。我一直认为新环境中的第一次表现是至关重要的。第一次考试的成绩如果很好,就可以作为后期奋斗的标杆,会在潜意识里为对自己的定位打下基调。小学第一次考试双百,实验中学第一次考试第五,黄高第一次考试是年级十几名,说起来都挺幸运。我现在仍然很清楚的记得,上小学之前我最担心的一个问题就是怕自己笨,考不到好成绩拿不到奖状,但是第一个学期期末的双百,让我如释重负。实验中学的第一次考试时考了年级第五,第二次年级第三,所以当我第三次考到年级第十时,感觉天都塌下来了。羞愤难当的我,做了一个让我至今都觉得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决定把所有副科(政治、历史、地理)的教科书和测验卷全盘背下来。Holy shit!更让我无法理解的是,我居然就真的全背下来了。背历史书其实算最简单的,基本上读三遍左右就能开始背了,年代表结合事件顺序来背也不算太难。稍微难一点的是政治,因为政治书上全是充斥着官腔和废话,政治测验卷的答案也是连篇累牍,但花点时间,尚可应付。最让人崩溃的是地理,知识点完全没有逻辑可言,我连美国哪个州盛产哪些作物都要背。这样一来,最后期末时我又通过副科上的优势考到了年级第三,让我的虚荣心大大满足了一把。这种逆天的战力,让我自己都害怕。黄冈中学的第一次考试也让我很是兴奋,最终在高手如云的黄高能考到十几名,让当时的我觉得完全是踩狗屎了。我甚至还担心是不是我一次把运气全用完了,以后会不会再也进不了前二十,但是随后的成绩打消了我的顾虑。高中的一点小插曲是高一下的期末考试,当时考了个破天荒的60多名,直接出了第一试场。所以我决定暑假里回县一中去补课,誓要洗刷这奇耻大辱。后来来看,其实在县一中的补课基本上没启到作用,因为补了很久,还没赶上原来黄高的课程进度。唯一的效果是让我的月考准备时间比其他人提前了两个月,最终让我给考到黄高年级第三,普通班第一,果然有耻辱感才有动力。

最后再来说说黄高这个地方吧。很多人都说黄高是纯粹的应试教育,这一点我不否认。据我了解的一些情况,与北京的一些学校相比,黄高的确是不折不扣的应试。但是与黄冈市底下各县一中相比,黄高已经算是做得很好了。毕竟黄冈这穷乡辟壤和大城市比不得,不论是教育资源还是人的教育理念都有受限。黄高对于我的最大意义在于,她给我提供了这么一个平台,能让我与这么多高手同台竞技、共同奋斗。且不论应试教育本身能让我们学到些什么实际有用的知识,不论考试有什么意义。单是在能这么一个相对来说纯粹、公平的环境里,与这么多人一起奋斗、一起收获友谊、一起害怕月考、一起期待月考、一起吐槽陈鼎常、一起挥汗球场,已经让我很满足了。老沈说,人生能有几回搏,此时不搏何时搏?能够公平的拼搏,即使失败,也实在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而这种“公平”,将会在我们离开高中后马上体会到它是多么多么的可贵。

马上就是毕业季了,再怎么“心想着永远不会留恋华科这个地方”,也会有伤感的。但我认为这不会有当初离开黄高时那样留恋。初、高中同学一般叫我“小白”,大学同学总喜欢叫我“创B”。我很喜欢说sb这个词,但是如果你懂日语的话,就会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

人生いろいろ
男もいろいろ
女だっていろいろ
さき乱れるの

4 thoughts on “人生いろい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