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い出がいっぱい

小的时候我总是很不理解大人们为什么不喜欢看动画片。在我的认知里,我只能认为是他们忙,并不是他们本来就不喜欢。但等我到了犯中二的年纪,却又发现似乎动画片也真的只是给小孩子看的东西罢了,也不理解自己当初哪来的动力每天下午5点15守在电视机前等铁甲小宝。(我这里指的是动画片之类的东西,不是指动漫。)

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好几年里,我转而迷恋星际和WAR3,开始各种看录像、研究战术。我开始很自信的觉得自己可以打一辈子星际。每个暑、寒假,本来计划好的要看多少本书之类的计划,在这“电子海洛因”的诱惑前完全成了渣渣。我觉得大人们真是神奇的生物,他们没有星际和WAR3这样的游戏玩,居然还没有无聊至死;要是我有儿子了,一定要手把手教他玩星际云云。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大一的第一个寒假,当时带了一堆的各式“入门经典”、“深入浅出”和“技术内幕”回家,结果又原封不动的拉回去了。

大二以后,随着在技术上的时间投入越来越多,能玩游戏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不过,这很难说倒底是我能花在游戏的时间上少了,还是本来我就开始对游戏慢慢的失去兴趣了。在这最近的几个月里,我慢慢的倾向于相信是后者了。我开始感到害怕,虽然技术上的提升使我感到充实,但是对游戏的热情消退仍让我强烈感受到一种难以言状的不安。重新在WOW里练个小号,强迫自己上瘾,但撑到20级,已经感觉索然无味。硬盘里留有不少安装包、家里的抽屉里还有不少安装光盘,很多还是高中的存货。那个时候就想,虽然现在没时间玩,但这些好游戏等到大学了,总有大把的时间来爽一爽了吧?但是现实却只能让我苦笑。虽然与绝大部分中国的大学生相比,我有充分的自信说,我的忙碌比其他人高上一个数量级。但是,或许真相就真的像我曾看到的一个qq签名所说的,一切的“没时间”都是找借口。不是没时间,而是自己真的没兴趣了罢。

这样看来,plu的“打不了一辈子星际,做一辈子朋友”的口号还是比较现实的。但是明明已被现实折磨得没有兴致真的点开Brood.exe 大战一把,却老是很自恋地幻想着自己可以“打一辈子星际”,这种尴尬也真的挺苦逼的。

问题是,这种害怕远非仅仅是对往日游戏的热情减退这一点上。我所真正害怕的是,那些我们一直向往的东西,最后可以肯定的事实却是,我们不是由于能力所限而得不到它(也有可能能力也有限),而是根本可能已经失去了这种向往。到那个时候,我们还剩下什么?

可能这就是每个大四人必经的阶段吧,可能不知什么时候acfun wiki里继“中二症”后,也会多一个 “大四症”的词条?

2 Responses

  1. 嗯,我也是这样。说实话,我现在喜欢读书更多于玩游戏。游戏也就玩玩dota,但dota的乐趣在于能跟朋友们一起玩(什么时候来场712杯?),游戏本身倒没什么好玩的。相反我觉得war3的任务很好玩,我已经玩通两遍了,剧情真的是史诗一般。星际2的任务也很不错。
    我觉得这也很正常,到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情。游戏本身的内涵也就那么一点,玩了几年了就感觉探索到头了。我最近做poj上的算法题做得不亦乐乎,因为这种东西感觉是探索不到头的,没走几步路就遇到一个新的算法思路,一个新的想法。
    实际上就连动漫,最近的新番都看得很少。真的感觉没意思,翻来覆去就那几种情节,能感动我一次的就不一定能感动我第二次了。但也有一些东西是不论看多少次都不过时。
    我认为也有一些东西是永恒的。我们小的时候就相信,到现在仍然相信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