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终团队里的各种总结

恐怖的12月终于在各种文档、各种催材料、各种跑腿中过去了。本月博客却是一篇都没写。
想到这个月在团队还是交了不少总结的,权且发上来充充数吧。

2011年Dian团队个人总结

还记得去年的个人总结写得一气呵成,但是今年的却怎么也不知道从何下笔了。可能真是老了吧,回头看看去年的总结,感觉当初真是嫩得没边了,哈哈。

今年待了两个项目,海外和IPTV。老实说,最后在海外的那段时间里我没做出多大贡献,主要是自己心态变化了,没有以前那么积极了。另一方面项目中标的机率也越来越小,金额越来越低。这样干到5月份,被周导拉到IPTV,没能陪海外走完最后的合同,感觉自己挺不厚道的。

因为之前一直是在c++上混,也感觉有些疲倦了,一直想找点其它方向的项目做做。所以一听说周导要开始弄IPTV组了,又是用java写一个完整的PC客户端程序,便觉得很对我的胃口。尽管以前海外组的项目中每个系列都是一个很庞大的工程,但是通常我们每次的需求只是关系到这个工程的一小部分,不涉及到全局,这也是外包项目的通病。但是IPTV的项目就完全是我们自己放开手去实现整个程序了。所以程序的可扩展性,可维护性,可分工性以及总体的架构便都成了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其实到后来才发现其实最关键的问题还是与甲方沟通,因为我们的程序生成的模板文件最终是被甲方制作的一个渲染引擎来渲染的,所以这之间的接口协商就成为了一个大问题,需要双方之间频繁的沟通。两次去深圳UT starcom研发中心出差的经历也让我受益匪浅。

要说今年与去年最大的不同,我觉得是今年除了项目上的活动,我还更多的参与到团队队委会的工作中来。其实我这人一直都是极讨厌做这种事的,但一路上阴差阳错走到今天。一开始被古国杰拉去做基金部副部,进去后发现基金部就俩人。快到换届时上一届队委会拉人去竞选,我表态说,如果基金部没人去竞选的话,我就去了。结果遇上大部制改革,基金部和其它几个部合并成一个技术部。结果技术部又没人去竞选,我就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在这个过程中,我收获最大的是并行工作能力的提高,因为团队各项事务杂且多,项目上的压力也是挺大的,如何在各种事务中快速切换便成了一个难点。还好,到目前为止还没酿成什么大错。

这也是我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写年终个人总结了。还有六个月也就要离开了,趁着最后的这段时间,还得多做点事,在团队发展的过程中留下我的足迹。

撰写人:谢创
审阅人:吴宇斌

2011求职总结

大三上学期刚开始的时候曾经纠结了很久,到底是读研还是直接工作。最后还是定下来去工作,因为感觉我本科这几年做的事情似乎和研究生也差不多,再读几年研可能就有点乏味了。在很多场合刘老师都曾经说过,985大学、Dian团队的同学是绝对不愁找不到好工作的。但是真到了求职季,心里还是比较忐忑的。毕竟今年6月份找实习的时候虽然过了腾讯,但还是被百度拒过(后来才知道,百度那一次招实习生在武汉根本就不招我这个方向的,囧)。

虽然很久之前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在9月份时好好看看各种面经和各种“XX公司面试题精选”的,但是最终却因为太懒了,没有实施。但是被诸如什么“TOP10”啊,“1亿个URL”之类的题目问吐了之后还是稍微看了一下的这方面的东西,因为面试官似乎对这个问题特别钟爱,尽管网上对这种问题的面经已铺天盖地。

其实各路面试官也都差不多,但是创新工场的风格我觉得是最独特的。不论是一面还是二面,几乎都没怎么问与技术很密切相关的问题。一面的时候,面试官司完全是顺着你自己最擅长的地方去启发,感觉完全没有压力。二面的时候,面试官蔡学庸大牛会问你C++标准的最新进展,问你对MFC定位的理解,会跟你聊C#、JAVA、.NET的发展趋势,感觉就像是兴趣相同的人在唠家常一样,而不是落入“堆和栈有什么区别啊?”、“进程间通信有哪几种方式啊?”之类的俗套。直到最后的电话面试时才开始问了一些技术相关的东西。虽然对创新工场的面试过程很有好感,但是由于最后把我分的项目我不太感兴趣,而我当时又已经拿到百度的PC客户端的offer,所以最后也没有走到一起。

虽说现在都在大谈移动互联网和HTML5,我也承认这确实是未来的潮流。但是我觉得,技术和行业可以有自己的发展趋势,但是程序员也可以有自己的爱好。我的爱好就是PC客户端程序(虽然这是一个日薄夕山的方向),所以我不论哪儿投的都是这个职位。虽然老实说腾迅的PC客户端部门明显是胜于百度数倍的,但腾迅却把我安排到了PC客户端的国际部,貌似就是做一些国际化工作的,实在跟我想象中的差距有点大,估计是被我简历中的“国际项目合作组”给误导了吧。所以我只好接受百度的PC客户端了。其实倒不是我只喜欢去大公司,主要是对我诱惑挺大的乐元素和百纳的面试最后都莫名其妙的悲剧了,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最后,我觉得我们团队的同学找工作还是基本上不用怎么发愁的,我们的境界实在已经高出其他人太多太多了。第一个工作很重要,但也没那么重要。热爱这个行业,追寻自己的兴趣,这也就够了。

 

2011种子班个人总结

我现在还记得我当初向翦帅报名种子班时说的那句话,“我志愿加入种子班,绝不后悔”。老实说,在某些瞬间,我确实是后悔了。但是能坚持到今天,我绝对比平行宇宙中那个没有报名种子班的谢创收获大得多。

这半年最让人感到耳目一新的,首推“批判性思维”。我之前一直觉得本身批判性思维的意识,不是说上了一门叫做“批判性思维的课”就能学会,学得多好的。这个想法至今仍然没变,但是通过这门课更让我感触颇深的是理性的批判性思维的方法。在课上,董毓老师不仅提供了大量的案例对我们加以启发,同时更要求我们运用一套严谨的批判性思维套用方法,来分析一些复杂的问题。我们平时思考问题时,显然用不上这些套用方法。但是这种方法对我们思考问题全面性、逻辑性的潜移默化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

操作系统这门课我在软件学院大二上了一次。转到种子班来后,本学期又上了一次。但我不觉得这是浪费时间。在软件学院的那次操作系统课,虽然我自认为对于书本知识还是吸收得不错的,但是总感觉那些知识是一些玄而又玄的东西,不知道在具体的环境中实现起来是个什么样子。第二次上操作系统课时,对于Nachos系统的几次扩充实验以及最后的课设则帮我解决了这个问题。Nachos是国外经常用来用作教学用的一个跑在linux上的操作系统,它的原始极其简单,很多现代操作系统必备的功能都没有。随着我们课程的深入,我们就需要在这个原始版的操作系统上增改代码,以实现新的功能。这样一来,我们不论是从理论还,还是从代码层上,对操作系统都有了更全面深入的理解。

其实,在我加入种子班以前,从我们这二十多年的人生经验来看,实验班无非就是把一个学校成绩排名最前的几十个人编一个班,然后配上所谓最好的老师,所谓最好的设备而已。直到加入种子班,我才真正体会到“实验”二字的厚重感。甚至有时你真的会感受到自己就像实验用小白鼠一样,不知此次的实验结果是好,还是坏。

我在找工作的时候经常感叹,很多同学简历上所谓的项目经历可能还远远比不了我在种子班的一门课设。但是这样重的课设是否真的合适,我也心存怀疑。种子班的全名是”基于项目的信息大类教育实验班”,对于“基于项目”这几个字,我个人觉得目前的课设和dian团队的项目似乎在定位上有些重叠。当然了,改革与实验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的。如果不出问题,岂不和我以前体验或是见过的那些冒牌实验班差不多了?希望种子班以后能一如继往的在革新的路上坚定的走下去,成为中国高等教育教改的一面最靓丽的旗帜。

 

撰写人:谢创

审稿人:XXX

 

种子杯总结

作为裁判组的一员,我担任了本届种子杯中出初赛题目的任务。这真是很戏剧性的一件事情,因为大二时种子杯初赛都没过的我,两后居然得去出题目了,实在是压力有点大。

因为初赛题目是在windows上实现一个仿linux的shell程序,所以有很多输入输出规范需要在文档里写明。虽然在写文档的过程中花了很多时间去查漏补缺,力图使文档表述清晰明确周全,但是当题目发布出来后,网站上仍有络绎不绝的关于题目问题涌现出来,又花了大量的时间去解释。归根到底,原因是没有自己去把题目实现一下。很多涉及到细节的问题,只有在写代码的过程中才会被真正考虑到。如果以后的种子杯还是这种形式的话,裁判组去把题目自己实现一遍是极有必要的。

老实说,复赛和决赛的过程就基本上是何理以无数个包夜,以一己之力顶起来的。对于决赛比赛现场,我觉得时间上可以稍微延长一点,没必要每年都搞成4个小时。对于工程型的项目来说,4个小时能做的事实在有限,确实影响到了整体的质量。为了决赛的可观赏性,我们把题目定为三国杀。因为这种牌类游戏AI本身存在一定的运气成分,但是最后的效果还是在可接受范围内的。

虽然裁判组人看起来挺多的,但这些人又基本上是在所在项目组承担了很重的任务的,时间上难以保证。弄得最后几乎只能有何理一人苦撑,决赛的程序GUI几乎是在颁奖典礼现场调通。这些年来,种子杯的战线的确是太长了,本次种子杯就几乎横跨了一个半月。既拖跨了裁判,也对参赛选手倍加折磨。我觉得最近提出的30小时实战是一种很好的替代现有体制的思路,既在时间上方便了组织者,也不会对参赛者的日常学习带来过大的负担。

除开最后决赛颁奖现场出的篓子,我觉得本届种子杯还是挺圆满的。希望种子杯以后能花更少的精力,造成更大的影响力。

 

谢创

2011.12.5

One thought on “2011年终团队里的各种总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