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尽管芝诺的血肉之躯还是要去航海呵

读书的时候无数个语文老师排队告戒我们说要趁还在学校里多读点书,以后工作了就真没时间了云云(“真”字要拖得很长)。以前我一直不信,但又不好意思把反驳什么,因为别人一句“你没工作过你不懂”,我就得乖乖闭嘴。现在我终于有资本说“你当老纳没工作过啊?”了吧?明明工作后可以安静读书的时间比学校里多了那么多好么?连自己的学生也骗,好意思?借口从来就是你想找,想找就能找的。

想到这伪技术博客这么久没更新,我还是来加点料吧。8月里看的书,还是有不少好货的。另外,再免费帮amazon做个广告,kindle是个好东西。

【白夜行】  &&  【X的悲剧】

看过东野圭吾的《秘密》电影版,除了觉得广末凉子挺漂亮的之外,剧情也是可圈可点。因为看之前是不知道改编自东野圭吾的小说,仅当成了温馨又带点猎奇向的小电影,所以看到最后一刻才恍然发现自己上当了,深感自己智商之低下,嗅觉之迟钝。现在好了,在知道原作者的情况下,白夜行看到30%时却也基本能把情节猜了个七七八八,不过这也没什么自豪的,一是想到连这么狗血的案发现场我都能还原,我究竟得有多重口味。二是觉着很可能上作者原本就没打算把推理性元素隐藏太深吧。看完之后去贴吧上一看,几乎是一边倒的同情男女主角的。什么啊,明明最该同情的是那个氰化物中毒死在马桶前的私家侦探吧。我要是这个侦探,死前肯定老不乐意了。东野君真不厚道。

相比之下,《X的悲剧》就让我难以招架了,也可能是第一次看这种允许易容术的推理小说没什么经验吧。唉唉,不管了,不能猜出剧情梗概的话,享受那种临到书的末尾几页,被真相血虐的快感也不错。相较而言,《X的悲剧》在杀人手法上可就比《白夜行》高太多了,也正如《白》在整体剧情艺术性上高出一截。貌似《白》还有个电视剧版的,口碑不错,偶有闲暇可以一看。

【霍乱时期的爱情】

说来惭愧,这居然是我读的第一本马尔克斯的书。虽然高中课本上读过《百年孤独》的片段,却也始终没翻过原著。这本书几天前刚刚才在国内正式授权出版,在京东和当当上异常火爆。可惜我买的时候还没有正版的,只能对着从淘宝淘来的盗版错字苦笑了。

可能这就是南美作家群散发独特的味道吧,那种正午两点伴随着码头垃圾的臭味和湿热。欧式的田园小城里却可以传来些不搭调的远处内战枪声,风景秀丽的海港却又喜欢开进些挂着象征霍乱疫情的黄旗小船。虽然马尔克斯好像总是和魔幻现实主义一起出现的,但这本书中却体现得似乎较少—–除了描写医生从梯子上摔下来的那个情节,我一开始简直不敢相信这么重要的一个角色就这么一开场几分钟就干干脆脆的死了。那种感觉,就仿佛书中所有角色全都淡定的知道这个人就该在这一分这一秒死掉,只有你这个傻瓜还蒙在鼓里等待见证奇迹的起死回生时刻似的。

对于剧情,不想再多说什么了,确实是本好书。人家马尔克斯都说这是他写得最好的一本,我想像他这样名气的人也应该犯不着为了销量说些套话了。抛开主线不谈,书中“衰老”、“死亡”的描写,也是一大出彩点,也许也只有处在衰老期的人才能把这样真切的第一手体验写进书中吧。

其实我老觉得这剧情也挺恐怖的,估计是我天生胆小,看什么书都能找出点恐怖的味道吧。

我们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再到”黄金港”:去!

于是,终于明白到了生命跟死亡相比,前者是无限的这一真谛

许多年之后,阿里萨对镜梳头时发现了这种相似之处,也只有在那个时候他才明白,一个人最初和父亲想象之日,也就是他开始衰老之时。

看到贴吧里很多人说比起《霍》,《百年孤独》更要震撼些,果断拍下一单。

【菊与刀】

“他们为主君报仇,情义坚定,应为永世垂范…于是,幕府经过再三考虑,命令他们切腹。真是一举两全之策”

——出自日本《小学国语读本》

觉得日本人挺变态,想通过这本书来扭转一下偏见。结果发现… buy cialis overnight shipping.

嗯,日本人真的挺变态的。

【在盖森海默餐馆】  && 【好天使】 && 【性情一刻】

最近豆瓣的短篇阅读小组给推送了不少P.G伍德豪斯的短篇过来,篇篇都是精品。其实某些短篇和推理小说有一些相似的地方,一些细节会提前暴露出来,结尾再给你来个大惊喜让你拍案叫绝。区别是看推理的时候,因为你通篇都在揣测案情,如果最后自己的推理失败,会有一股懊丧之感,心想这么明显的证剧我怎么就没注意到呢。而看短篇就不会有这种问题了,倘若我们能把自己的思维调整成迟钝模式那就更好,不要去想作者究竟会设置怎样的巧妙结局,好好期待自己最终发现些这些巧妙安排时的会心一笑吧。

在这三篇里《餐馆》一文的情节之巧妙是我最喜欢的,甚至读完后过了十几秒我才缓过来,明白刚刚最后几行里发生了什么。但我还是更喜欢《性情一刻》里伯德西的那句“跑!跑!你个笨蛋!跑啊!”,试想,把“橄榄球”换成“星际”,把伯德西换成Tron Skywalker的话,我会不会也向着这个“卑鄙”的沃特罗扑上去呢?当我人到中年,想到当年看OSL的种种片断,再看着下面这段话,应该会有更深的体会吧:

遥远的过去,当他的血管中快速流动着年轻的血液,未来还有无尽的人生时,伯德西先生踢过橄榄球。凡是当过橄榄球员,便永远可能再次成为橄榄球员,甚至到死也是。时光已经从伯德西先生的生活中去掉了飞身拦截这一因素,而愤怒又将其恢复。他扑向年轻的沃特罗先生穿着合身裤子的两条腿,就像他三十年前扑向过别人穿着没那么合身的裤子的腿一样。他俩一块倒在地板上。

算了,想到“剧透一时爽,全家XXX”,我还是不说了~

【瓦尔登湖】

虽然大二时英美文学鉴赏的老师一再向我们推荐这本书,我却一直敬而远之。之前在权神的桌上看到这本书时我们还笑说这也太装X了吧。这个月看书的速度有点快得让我不自在,觉得有必要找本艰涩的书缓一缓,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向这本传说中的神书发起了进攻。
事实上,Walden Lake远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高不可攀。的确,这是一本需要静下心来看的书,但我现在恰好有着大把的这样的时间。习惯了每天早上6点半前起床之后,早上几乎有了两个半小时的安静阅读时间。瓦尔登湖也却实让我的看书速度降了下来,不过不是因为其行文艰涩难解,而是其中能产生共鸣的句子实在太多了,频繁的做摘抄就占去了大量的时间。读到三年前所有L2的英语班都背诵过的那一段时(当时还被我们戏称为love your wife的),我欣喜的发现原来那些原以为早已忘掉的,却分明那么清晰的在我脑海某个旮旯里小心的保存着,不由得对着中文译版背起英文原文来:The fault-finder will find faults even in paradise….. Things do not change; we change……Sell your clothes and keep your thoughts…

在瓦尔登湖旁的两年,可以说是梭罗的一场实验,其大意是证明人其实只要花一年中的很少时间干活就可以了,余下的时间完全可以干些比工作更惬意的事情云云。至于梭罗的“惬意的事”是不是他人之地狱那可就不关他的事了。相比于梭罗如何“花很少的时间养活自己”,我更喜欢看的是他在那些剩余时间里的惬意生活,比如与浅水鸟捉迷藏,比如他闲得蛋疼的去测湖各点的深度并对此长篇大论。之前以为梭罗在瓦尔登湖畔的隐居生活就像古代的中国隐士一样,隔绝于尘世、身藏功与名。其实这里面还是有些细微的差距的。我有种错觉,就是觉得梭罗似乎有时候还挺喜欢这些杂七杂八的人在自己隐居的时候来造访自己的小屋的。

看来全世界的文人行文都不讲逻辑的,不论他是否经过了正统的西式哲学训练。梭罗似乎对猎人这个主题有股特别的钟爱,但是他一会儿称赞猎人,一会儿却又言猎人之卑鄙。想到这里,我又不由得笑起来,心想我这不解风情的程序员还真是无聊到不可救药了,连看本瓦尔登湖都要做起static code analysis来了么?

梭罗写这本书时作为一个一八四几年的美国人,居然对孔子、庄子、墨子等中国经典信手拈来,也实在让人惭愧。不过他把“三军可夺帅也”的“三军”翻译成“ an army of three divisions”,可就太调皮了。

一直看不起这样一种哲学家,他们讲其哲学来头头是道,在他们的实际生活中却豪不遵循自己的哲学信条,甚至完全背道而驰。梭罗可就坦白多了,他说:

尽管我以人道的名义反对捕鱼,那全是假话,其属于我的哲学的范畴,更甚于我的感情的范畴。

我想减肥者看看《瓦尔登湖》也是大有裨益的吧,在我的摘抄本里有下面一段:

食物入口并不足以玷污一个人,但他吃这种食物的胃口却足以玷辱他….一个猎者看吃乌龟,麝鼠或其他野蛮的食物,一个漂亮太太爱吃小牛蹄做的冻肉,或海外的沙丁鱼,他们是一样的。他到他的湖边去,她拿她的肉冻罐。
使人惊奇的是他们,你,我,怎么能过如此卑劣的禽兽生活,只是吃吃喝喝!

呃…@_@…禽兽+1…可耻的匿了…

14 Responses

  1. 创哥居然看推理,震惊了。。。那啥我想说,如果喜欢《X的悲剧》,不妨看看奎因的另外两部作品,《Y的悲剧》和《希腊棺材之谜》。。。个人认为比《X的悲剧》好看。。。另外你之前可能没有见过无面尸诡计的,所以看X的时候才会被血虐。。。

      1. 果断有啊,雷恩系列有四本,还有《Z的悲剧》和《哲瑞·雷恩的最后一案》,不过这两本不如《X》和《Y》,国名系列倒是比较多,总共有十本。~~~我可是资深推理迷来着~~寝室躺着一百本推理小说呢(实体正版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