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西域,你的东土》 && 《天葬:西藏的命运》

出自王力雄的两本姊妹篇禁书,从书名便可知它所探讨问题的敏感性。估计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初见“王力雄”这名字便觉似是故人,努力回忆起来后,便又难以抑制那股骂娘的冲动,心想自己怎么这么贱这么贱,不回忆会死啊~~~真是挺可悲的,在中国这个神奇的地方,王后雄居然比王力雄的名气大得多。我还真有够无聊的,特意翻墙到wiki百科上去找了力雄的出生年月(1953),把它和后雄(1962)来对比,心想“王力雄”这么个雄浑劲道的名字,硬是让另一个晚9年出生的臭小子毁到这般田地,世人之躺枪,也莫过于此了吧~

我以前也很不明白为什么“中央对新疆、西藏的政策这么好,那里的人还是想要独立”,就像我震惊于达赖喇嘛这“恶棍”居然拿过诺贝尔和平奖。小时候理解为“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似乎可以顺理成章。但活到这年纪上,也是对国家宣传的口径越来越越怀疑了。之所以说是怀疑而不是说“完全弃之不信”,是因为可能很多人和我一样,对党公布的动车事故死亡人数可以不信,对温的政改口号可以不信。但是一涉及到所谓的“民族大义”问题上,却又下意识跟党走了吧?即使等到我们年龄稍大一些了,觉得这其中的的猫腻非常,却又苦于墙内没有资料,墙外的轮子网站资料又实在过于夸张,始终难以对这些问题有个相对客观的认识。王力雄的这两本书虽然有些地方仍然让人觉得扯淡和偏激,开出的一些药方也足以把人毒死,但他毕竟是个诚恳的人,我不会怀疑他的动机。虽然其观点不完全客观,但相比与某些海外独立分子,已经到了可以参考的地步,也许可以成为我们了解这些问题的一个窗口。

两书均有相当的篇幅讲述作者在新疆和西藏长时间游历时的见闻和思考。【西域】一文对他被维稳警察控制时试图自杀的那段血淋淋的心理描写尤为震撼,也许只是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观摩一个自杀者的心理吧。网上不少上把王列为当今头号汉奸,我觉得是不恰当的,特别是对于一个为了名节连命都不要的人来说。他至少经年累月的在新疆和西藏实地调研过,仅此一点,就已经高出网上这些死宅喷子太远。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当作者讲到西藏与汉族人生活方式的不同时,为了说明藏人如何悠闲,曾经举过这样的一个例子:

一个日本投资者考察西藏后,得出的结论是藏民族是一个让人绝望且无可救药的民族。拉萨 1990 年投产了一座啤酒厂,据说每次出酒时,全厂从藏族厂长到车间的藏族工人必定全部醉倒,只剩一个从兰州啤酒厂聘来汉人技术员上窜下跳地对付所有设备和阀门。

可是事有不巧,之前刚刚看完的《生活的艺术》一书中,刚好也有一段类似的描写,不过描述对象却掉了个个儿,林语堂笔下的汉人又成了相比于美国机械文明而言“悠闲生活”的代名词,在“悠闲的重要”一章中有这样的描写:

美国工程师在建设桥梁时,核算准确,两端的接榫点,一寸的十分之一也不会相差。要是两个中国工人,在山的两面分掘山洞,结果是会掘成两个进口,两个出口。只要山洞掘得出,中国人就觉得是没有关系的,有两个山洞反而可以筑双轨铁道了。如并不匆忙的话,两个和一个是没有关系的,山洞总是山洞,掘也算掘了,工作也算完毕了,要是火车能够行走如常,那也就算不错了。

可见我们也不能事事简单的归结到民族性上来,像文化这种东西,可能相当程度上的受限于一个民族的现代化程度罢了。百年前的美国人看中国人,也正如今日的中国人看藏人和非州人吧。(什么非洲人特懒,早上拿竹杠打一坨香蕉后就可以晒一天太阳之类的…..)

在读这两本书的“某些瞬间”,我居然会打心眼儿里支持把新疆和西藏独立出去,这可真让我这个曾经信奉“新疆和西藏是祖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人事后感到吃惊。的确,从汉人、或所谓“中文民族”的利益角度上来看,这两个地方是绝对不能丢的,事实上经过多年的汉人移民和同化之后,从现状来看也很难丢了。至于不能丢的理由,除了那个不知道站不站得住脚的所谓“自古以来”、所谓“神圣领土”以外,还可以找出许多牛气哄哄的,比如“新疆的油气资源坚决不能丢!”,又比如“西藏高原一丢,亲印度的西藏政权岂不是直接深入中国腹地?”。可是我却在想,油气资源怎么可能会丢呢?自然资源又不是个钱包,丢在下水道便冲得再也寻觅不见。你不占有,自然有人占有。“新疆的油气资源坚决不能丢!”这句话,是不是等同于“新疆的油气资源坚决不能丢给维族人!”呢?说到底,原来你来这片“新”的“疆”土开发的这些个工程,是为了“大东亚共荣”呐!皇军将士九泉之下若知,便也安息了。

至于达赖为什么能拿和平奖,我似乎也若懂非懂了。如果哪一天达赖不在了,藏青会不知道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呢。要我说,有什么东西能阻碍一个民族的进步的话,“政教合一”排第二,也没什么敢排第一了吧?但是现任的达赖似乎真的不赖,只可惜生不逢时喽。

至于为什么西方为何如此关心西藏问题,它们的元首们怎么就这么热衷于接见达赖,我似乎也若懂非懂了。君不见前几年云南要建造纸厂,还引起全国人民愤怒声讨呢…好像云南人民就命中该穷,就该擦亮由于衣不蔽体而露出来的屁股供全国人民参观一样。西藏这神秘而未经开发的世界第三极,引起已进入后工业文明的西方世界广泛兴趣和深切同情,实在再正常不过了。

好在现在水表都装在外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